Menu

Category : 社會觀察

台勞?外勞?

看到討論區上有人提議不進外勞來改善台勞的待遇與環境,我個人的主張是基於國家對其國民的利益,應有優先度,所以要嘛就是台勞的待遇比較好,要嘛就是外勞的權益有所限縮,總之不會在同一個立足點上,當然這種思考從付出與待遇來思考,就 […]

為何仍要堅持「縮短貧富差距」?

看到網路上有人寫:「貧富差距越小,社會越安定,改善貧窮差距,其實都是富人多繳稅 窮人領補助 能多繳稅的人是最快樂!」   我很想說這真是鬼扯,縮短貧富差距,對富人有何好處?安定論只建立在「富人會永遠待在你設定的 […]

證所稅的公平正義何在?

“全球國家除少數金融中心外 都有資本利得稅 尤其是證券資本利得稅 美英法德日誰沒有"   這是楊世光講的,倒也沒錯,可是上述這五個國家,也只有一個同時課徵證交稅與證所稅,你要舉請舉個符合台灣現況的例 […]

柯文哲的『改變』,為真?

http://www.appledaily.com.tw/appledaily/article/headline/20151024/36859749/   柯文哲願意承認聯開宅的『戰略錯誤』,以公開言論承認自己 […]

得標價格和販售價格不符時的網路拍賣:

我很喜歡透過mobile01這個網站來觀察台灣的社會現況,相較於PTT的學生特定族群,我認為觀察社會人士的言行,會是我比較有興趣的部分。   會寫這篇文章其實是因為看到mobile01的這篇文章,標題是『拍賣1 […]

真的是一套標準?

打擊無照酒店時,柯文哲說,一切依法行事,該怎麼做就怎麼做。   現在的松菸文創開發案,柯文哲說,法律上你一切合法,但社會觀感不佳。   這兩句話分散來看都沒錯,但在行政上合起來看就知道邏輯是顛倒而任意 […]

關於『投資』這件事

投資之路真的很孤獨,你必須時常參酌他人的失敗,卻又只能極小限度地分享自己的成功。   與其看見成功的例子並仿效之,我更樂見到他人投資失敗,因為縱然對方有超越90%的成功投資率,仍有可能只是湊巧矇到的;然而一旦出 […]

台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今在臉書PO文表示,不解為何會有可以負擔全額支付房價的人,抗議暫時支付折扣房價的人成為他們的鄰居?直言「我不了解自私的台北人。」

 

http://news.ltn.com.tw/news/politics/breakingnews/1250008

 

所謂基本居住權,是指國家應能滿足人民符合最基本需求的居住,而不是任其自由選擇居住地,還要保障其買得起。在不動產物權一直是買賣契約標的的國家,難道某人要買在現有台北信義區,買不起就可以嚷著政府並未保障其居住權嗎?

 

如果今天要推社會住宅,應該及早就要規劃土地分區收歸國有,再行建立社會住宅,最終擴展生活機能,而不是這樣貿然推出分散設置,這樣影響的私權關係太多了,而且政府根本沒辦法統一集中管理土地成本。

 

林洲民認為面對私利對抗而承受台灣人的共業,但他沒有想到以買賣契約自由訂定價錢,往來反覆使得價格堆高這是常態,縱然過高一樣是契約賦予人民的自由,這就是契約自由原則。就像當年我在課堂上,老師問假設全台灣只有牛肉麵這種糧食,一碗牛肉麵賣5000元,是否算巧取利益,認為是的人舉手?我當時看到一堆思維不清的人在台下舉手。

 

你今天要用公權力去影響別人據法取得的利益,受到阻力是理所當然,這不是共業,台灣最大的問題,是資源過度集中,導致在特定區域,僧多粥少而競價爭奪,這個才是人民的共業。

 

坦白說,今天想要社會住宅和反對社會住宅的民眾,內心想的東西都是一樣的:「你的利益or死活,關我屁事。」只是另外一邊人數比較多,而且自認在做正義的事。

 

所以,柯文哲説林洲民很浪漫,在我看來,只是一種矯情的自私。

 

誰成功了?

我們的社會,最奇特的地方是:自己並不相信自己的固有行為能力,卻要透過眾多他人的浮動主觀來得到評價。   其實我覺得成功應該是一件霸道的事情,先走進一間店大膽的放個屁,然後想辦法逼迫他人信服、洗腦他人這是香的,當 […]

2015年的農曆新年

2015年的農曆新年

儘管從景氣領先指標和景氣落後指標的比較,可以確立台灣的景氣從2013年3月就已逐漸復甦,到現在的略微衰退,理論上這種景氣的帶動應該早已經擴散到一般民眾,然而逛著今年迪化街的年貨大街,卻發現不但期間變短了、店家少了,試吃的人很多,願意採買的民眾卻也變少了。

 

這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民間的消費力過度集中於特定領域,或是能夠額外消費的資金卡在其他投資商品導致的消費力低下…撇開這些可能的原因,即使這樣的年貨大街逛起來不會勞累,甚至帶著愜意,可是也有著隱憂與傷感。